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> 魅力火炬>> 事件

一、横门保卫战


  民国28年(1939年)7月24日上午,日军集结大小军舰各1艘、浅水舰4艘,武装渔船6艘,胶艇13艘,汽艇14艘,运输船2艘,由佐世保舰指挥,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向横门口一带压境。同时从三灶岛机场出动飞机2架,轰炸仰天山、大尖峰、芙蓉山、笔架山,尔后续飞黎村、东利涌、灰炉涌、下岐涌等村庄进行扫射。
  下午4时,日军指挥舰边炮轰、边用飞机掩护胶艇9艘,载200余人,向横门海岸登陆,并向纵深推进,占领玻璃围,猪山、芙蓉山、大岗山、仰天山和大尖峰等阵地。日军强行登陆后,以中共党员为骨干的中山武装集结队、国民党中山县守备队和四区别动队,连续向日军阵地侧面发动进攻。经两昼夜的激战,夺回部分失地。此时,日军出动飞机在上空盘旋扫射,但我军仍分兵穿插,困敌于山上。入夜大岗山之敌向我方进攻,向大尖峰之敌求援,而芙蓉山之敌又用火炮攻之,双方激战3小时,伤亡颇重。抗日军民乘机接近大岗山之敌,突然冲入敌阵地,歼敌一部分,至7月29日,抗日军民全部收复敌占阵地。
  30日凌晨3时,日军加派武装渔船2艘、汽艇5艘向小引、东利涌、张家边一带驶进,同时向横门前沿防线猛烈开火,企图登陆。支前指挥部调“抗先”集结队和四区别动队,协同守备九中队赴珊洲、黎村一带防守,另一支守备队则奔赴小引、张家边一带阻击,其余前线官兵以猛烈的火力还击,使日军寸步难进。31日,日军派飞机4架,在我前沿阵地狂轰滥炸,紧接着敌舰炮火掩护胶艇强攻登陆,但遭我军民迎头痛击,伤亡更大,敌人强行登陆失败,全部退出蚁洲岛和横门,这一场战斗历时七天,日军伤亡惨重。被迫于30日撤退。
  8月中旬,日军不甘心失败,集中于我十倍的兵力,突然发起第二次进攻横门,向黎村、大王头山、小引、大环村等村庄推进,所到之处,大肆进行烧杀抢掠,使当时各村村民十室九空。战火直燃烧至张家边一带,矛头直指石岐,妄图践踏整个中山,军情十分危急。横门支前指挥部分析了当前的战局:“敌兵多路、战线较长、面较宽”。必须动员全县人民群众,与日军决一死战。于是中山守备队、抗日武装集结队、“抗先队”别动队、乡警队、民众武装和人民团体,斗志昂扬,经历了20多天的英勇奋战,终于击败了日军,夺回全部失地,使敌人无法立足于中山,窜回海面军舰逃命。

  二、卖蔗埔起义

  民国16年(1927年)4月中旬,国民党右派在广州发动反革命政变,对共产党人和革命者进行大屠杀。中共中山县委贯彻中共广东区委关于“全省工农革命群众联合起来,打倒国民党反动派,打倒刽子手”的指示,积极筹备中山工农武装起义工作。是月上旬在石岐泰安通衢庙一间楼房内,以召开农工学协会执行委员扩大会议为名,研究筹划农民起义的行动。并成立中山县革命行动员委会,由李华炤、黎炎孟、韦健、冯光、陈周鉴、刘广生、黄如诚等7人组成。李华炤、黎炎孟任总指挥。武装起义方案是:第一路农军以四区为主,包括五、六、七、八区的农军集中于恒美,直攻石岐镇城。第二路农军以三、九区农军为主,两路农军在卖蔗埔汇合,并举行誓师大会,再配合国民党39团内部的起义人员进攻石岐。与此同时,由冯光在石岐组织工人自卫军策应农军。并由海员驳载工人组成江防突击队守备海口码头,控制船只,阻击敌援;由茶楼工人组成手榴弹队;绸绣车衣工人组成手枪队,协同策应。起义日定于4月23日举行。起义总指挥部设在四区牛起湾和齐东交界地带——卖蔗埔。后勤办事处设在张家边乡立小学内,但由于这次起义的行动计划,事前被国民驻军39团和县政府知悉,4月23日,中山国民党当局先发制人,出动反动军警,预先埋伏在卖蔗埔周围的刘家龟地,突然发起攻击,以围合式包围卖蔗埔的总指挥部和先来集结的农军,双方展开了激战,农军且战且退,正在危难之际,另一些前来集中的农军赶到,在外围奋起还击,被围在卖蔗埔的农军才突出重围,其它路的农军在集结的途中得此情报,立即返回原地,在敌众我寡、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宣告失败。
  卖蔗埔起义,农军伤亡10多人,四区农军中队长中共党员廖桂生在突围中英勇牺牲,另一名中队长熊晓初被捕。中山国民党当局疯狂反扑,将韦健及39团的中共党员王器民逮捕,押解江门驻军师部并加以杀害。同时还动员各级机关加紧进行“清党”活动,出动军队围攻农军,解散农会,搜捕共产党员,杀害革命同志,下令通缉中共中山县委书记李华炤,委员黎炎孟、刘广生及党员等36人,在国民党制造的白色恐怖下,中山县委转入三九区一带活动。